陈思进:当下“90后”背负沉重房贷

陈思进:当下“90后”背负沉重房贷
网络图文 | 陈思进据最近的统计数字显示,中国“90后”的总人口为1.715亿人,人均负债约12.79万元,负债总额接近22万亿元。另据汇丰银行针对9个国家的调查显示,中国“千禧一代”的住房自有率高达70%,在9个国家当中排名一。也就是说,中国“90后”的负债绝大多数是房贷。说到房屋贷款,不禁想起最近看到的一组房价收入比(一个城市的平均房价和平均年家庭收入比)的数据。其中,中国一线城市房价收入比如下:深圳:房价收入比33.5倍;北京:房价收入比33.2倍;上海:房价收入比31.9倍;香港:房价收入比20.9倍。在二线城市中的南京、杭州和青岛等,房价收入比也分别达到8.3倍、15.7倍和13.2倍。这样的房价收入比,相比国际通用的房价收入比惯例,实在是相差得太远了。在国际上,房价收入比的可负担层级如下:可负担:3倍以下的房价收入比;中度不可负担:3.1~4倍的房价收入比;严重不可负担:4.1~5倍的房价收入比;极度不可负担:超过5.1倍的房价收入比。举例来说。目前,加拿大温哥华的房价收入比为12.6倍,而我目前定居的多伦多房价收入比是8.3倍。有鉴于此,加拿大房市被国际金融机构——瑞信银行多次评为全球房价泡沫最大之地(中国房市不在评估之列)。相比美国各大城市,房价收入比最高的城市是加州的圣克鲁斯(SantaCruz)为9.6倍。其实,众所周知的高房价城市纽约,房价收入比却只有5.5倍。实际上,美国很多城市的房价收入比都在“可负担”的3倍以下,如匹兹堡(Pittsburgh)的房价收入比为2.6倍,纽约州的罗彻斯特(Rochester)的房价收入比为2.6倍,而我最初留学的克利夫兰(Cleveland)的房价收入比为2.8倍……再回到中国“90后”人均负债12万元,除了房贷以外,他们的其他各种日常消费实际也都靠借贷,如旅游、买车、买手机等。借贷消费模式是从美国引进中国的,但千万别以为金融机构是在帮我们提前圆梦,有时候债台高筑的后果往往反倒害了我们。正可谓“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”,用“明天的钱”不靠谱,因为明天的钱不一定存在。当你借用明天的钱,买下了明天甚至后天价格的房子,一旦经济出现状况,那明天的钱就只能圆明天的“噩梦”。例如,在美国2008年的次贷危机中,就已经有1200多万百姓做出了“榜样”(因房子被法院拍卖,最后被金融机构赶出家园),而且还将继续涌现更多这样的噩梦。最后,顺便提一下,鉴于加拿大的超高房价,当地政府实施了开征空置税、海外买家税、调升房贷利率等多项楼市调控措施,温哥华、多伦多等的房价已开始下跌了……本文选自《美国生活经济学》,原文标题《从当下“90后”人均负债12万谈起》(陈思进是著名的财经作家、华尔街投行高管,有着在北美留学、工作、生活30年的丰富经历和专业的财经研究及实操经验。他的这本《美国生活经济学》是一部入微而全面的解读美国及北美日常经济生活的作品。在这本书中,他从教育、就业、社保、税收、房市、物价、法律、科技、文化思维、生活娱乐等多个角度,记录了大量的美国(北美)生活日常,并以专业的知识背景,透过微观视角将这些生活中的惯常思维和行为模式,升级和总结为一部日常生活经济学,为广大读者呈现了一个区别于媒体视角,真实可触可感的美国。同时,对于广大有意于在美国(北美)留学、投资、移民及进行文化交流的人士来讲,本书更是一部不得不读的、干货满满的实用指南。)